翻页   夜间
我可能修的是假仙 > 我夺舍了魔皇 > 224.大势已成(3更求订阅求月票!)

224.大势已成(3更求订阅求月票!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我可能修的是假仙] https://www.keydy.cn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眼前真实的世界,仍然是汪洋大海正在不停咆哮,台风和海啸占据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但剑皇陶忘机心中隐有所感,在其灵台上,像是浮现出陈洛阳的视线,正跟他对视。

    这双眼睛,让陶忘机感到陌生。

    按理说,眼睛的主人,他已经见过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但此刻给他的感觉,那对双瞳的变化不仅仅是从乌光变作暗金光芒,然而他却无法把握其中差别。

    剑皇微微沉吟后,他体内仿佛发出“嗡”的一声鸣响。

    犹如剑刃在震动。

    然后,灵台上那对暗金色的眼眸消失。

    石镜看向自己恩师:“师父,您刚才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陶忘机言道:“邀陈教主来岛上坐坐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,语气平和,声量不高,但声音却仿佛在岛上每个角落里回响,让所有人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除了剑阁几人外,前夏朝三皇子李澄及其手下众人,全都面上变色。

    大家忌惮于剑皇威严,不敢喧哗。

    可是彼此交换目光,全都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人群,呈现一种诡异的状态,寂静而又慌乱。

    石镜神态还算安然,他略微沉默一下后轻声问道:“大师兄要照看四师兄,弟子随侍您左右,面见魔皇吧,届时也好有个斟茶递水的人。”

    陶忘机看着自己的关门弟子,目光中隐现慈和之色,微笑摇头:“无需如此,你去招呼一下三殿下他们吧,老朽任性为之,大家难免心中不安。”

    石镜言道:“我去安抚三殿下他们之后,再回来您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陶忘机言道:“为师既然在这里,这份压力就不用你们来背了。”

    石镜心中一酸又一暖,还想要再坚持,就见面前恩师微笑着,无声摇摇头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抿了抿嘴唇,向自家师父一礼:“弟子去三殿下他们那边。”

    说罢,告辞退下。

    陶忘机目送石镜离开后,转头重新看向面前大海。

    就这么片刻功夫,眼前大海景象已然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肆无忌惮的台风和海啸,突然有平息的征兆。

    严格说来,并未平息。

    只是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强行分开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一朵火红的龙威祥云,从远方向玉勺岛这里飘过来。

    火红祥云所经之处,风雨停歇,海面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就像剑光笼罩下的玉勺岛一样,任凭外面世界仿佛天灾末日似的,但在剑光和祥云影响范围内,便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火红祥云中,传出悠长龙吟。

    庞大的炎龙身姿,在其中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龙首之上,则立着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一袭黑衣,镶饰金纹,年纪约莫只有二十岁上下,却仿佛魔神一般,双目中暗金光辉慑人心魄。

    岛上众人情绪,越发不安。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。

    魔皇陈洛阳,如今已经成为神州浩土上威望最高的人。

    没有之一!

    如果说,曾经,山上那个白衣老者,能让大家心中安定,甚至让中土正道高手面对魔教还有半分心理优势的话,那么现在情况已经完全逆转。

    昔年剑皇陶忘机作为中土正道第一高手,成名数十年屹立不倒,北拒异族,南抗魔教,一直是神州中流砥柱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要他不倒,大家心中就有底气。

    两年前,剑皇与魔皇在湘州对峙。

    以及约一月以前,剑皇同魔皇在雪域高原决战。

    彼时中土武者心中,都不曾有过半分动摇。

    高原一战,魔皇同剑皇两败俱伤,和局收场的消息传回,大家还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诧异的是,魔皇居然能跟剑皇打平。

    在大家的固有印象中,实则一直认为年岁尚轻的魔皇,虽然也臻至第十四境的修为,但实力仍然略逊半筹。

    那一场平局,虽然让大家诧异,但仍然不曾动摇所有人的信心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,一切就急转直下。

    剑皇战后始终不曾现身,魔皇却一路横扫挽狂澜于既倒,亲手解决了南征伐魔联军。

    刀皇出关,实力大进。

    结果东海决战,居然被魔皇当场击杀,结果叫所有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其后魔教横扫天下,将整个神州浩土变成自家魔域,威势就叫所有人都窒息。

    而在方才,大家都有猜测突如其来的海啸,是因为又有顶尖强者在海上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眼下魔皇一身轻松来此,不问可知,刚才那一战定是他的手笔。

    而且,他又赢了!

    陈洛阳连战连捷,在神州浩土气吞山河,天下无敌的大势已经渐渐养成。

    此刻他什么都不做,人站在那里不动,都叫李澄等人全身麻痹,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剑皇陶忘机的存在,也不能给大家任何安全感。

    众人此刻再看那白衣老者,反而有一种暴风雨中烛光顽强不灭的感觉。

    石镜的神情有些复杂,但情绪还算平稳,目视炎龙头顶的陈洛阳,然后视线又转向自家师父。

    白衣老者吐气开声:“有失远迎,陈教主勿怪。”

    陈洛阳看着面前的白衣老者,心情其实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理论上来说,这应该是魔教教主跟剑阁阁主的第三次面对面。

    但对他来说,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神州第一剑客,正道第一高手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模样,陈大教主心中浮现的念头其实是…………

    除了老了点,我要是这个画风就好了。

    正道盟主,一剑飞仙。

    简直完美。

    好吧,如果是刚来的时候,确实挺向往。

    但现在大魔头做久了,再看对面,好像也就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假如是伤势还没痊愈的时候,他对于是否跟剑皇会面,会很慎重。

    对方实力够强,偏偏此前还见过他两回,双方死战一场。

    某个角度上来看,剑阁阁主对魔教教主的了解,可能更在很多魔教中人之上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既然伤势已经痊愈,那么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陈洛阳看着陶忘机说道:“你我之间,不必多客套了,邀我来此,有话直说好了。

    或者,距离你我再战之日已经没剩几天,索性我们今天就在这里把一切都解决了也好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岛上其他人尽皆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唯有剑皇陶忘机神色平静如故:“小徒情况欠妥,老朽时刻挂怀于心,照顾左右,还请陈教主不要心急。

    今日邀陈教主前来做客,一是因为就近,二则是有些事情,想跟陈教主参详一番。”

    陈洛阳离开炎龙头顶,足踏虚空,脚下仿佛有无形的阶梯,一步一步走下来,进入金色的昊天剑光之中。

    剑光此刻就如同温暖的阳光一样,没有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“有话直说吧。”陈洛阳来到陶忘机面前。

    陶忘机邀请陈洛阳入了石洞。

    这里有不同通道,司怀飞在另一边守着解星芒,剑皇陶忘机则邀请陈洛阳到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入了山洞中,空气里点点滴滴都是柔和的金辉,同外间太阳下一样亮堂。

    洞里有石质的桌椅,简单朴素。

    但陈洛阳看一眼,就知道那不是石镜、司怀飞等人的手笔,而是剑皇陶忘机亲手削剪石材做的。

    他淡定地坐在一张石凳上。

    虽然隔着较远,但已经能清楚感觉到另一边,解星芒身上难以自制,要靠司怀飞帮忙的残暴剑意。

    一说到这个,他心中就升起郁闷的感觉。

    跟之前的小苏远一样。

    通过黑壶套取解星芒的资料,结果耗费的血红琼浆,远远超出预期。

    原因其实就在于简单几句话。

    十二式幽冥灭绝剑意中,幽、冥、灭、绝四剑中,绝剑第一式,绝剑凶号。

    解星芒并没有参悟真正的绝剑凶号。

    只是其剑意,有了几分绝剑凶号的雏形。

    耗费黑壶里大量血红琼浆,结果就得到一点含混的信息,让陈洛阳直想翻白眼。

    但看得出来,这是很高层次的存在。

    此绝剑,非解星芒昔日扬名神州的所谓绝剑可比。

    陈洛阳心中思索,联想到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虽然在剑皇陶忘机面前拿腔拿调,但那只是占据谈话主动的一种姿态罢了。

    陶忘机不邀请他,他干掉程虎元之后,自己也会跑过来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能生擒程虎元的话,他可以尝试审问程虎元。

    但程虎元、陶忘机这个层次的高手,想要生擒他们的概率实在太小了,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程虎元刚刚才做出范例展示。

    现在陶忘机既然自己送上门来,陈洛阳当然乐意笑纳,把握机会查探所谓红尘界的信息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那倒灶的幽冥十二剑。

    此刻来到岛上,陈洛阳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,自己那柄青铜锈剑,此刻在轻微震动。

    和当初洛阳城外,女帝出剑时的状况相似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原因,则在于另外一个石洞内,陷入昏迷的解星芒。

    剑皇对剑道之敏感,在神州浩土数一数二。

    他立即就察觉陈洛阳身上的异动。

    陈洛阳面如平湖,若无其事,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王健的剑术蜕变,看来果然是源自陈教主指点。”陶忘机轻叹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对神州浩土的死人没有兴趣。”陈洛阳淡然道:“神州浩土以外的人,不论死活,倒可以谈谈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