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我可能修的是假仙 > 无敌天子 > 117.饮一杯毒,拉开序幕

117.饮一杯毒,拉开序幕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我可能修的是假仙] https://www.keydy.cn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重山府已是第六站。

  巡查的仪式,流程已经很熟悉了。

  周锻节度使的出迎,更是给足了这位圣子面子,毕竟一方大员,虽不能说日理万机,但也是非常忙的。

  今天,他特地推开了一切事务,说是要来看看这位名扬江湖的大魏刀王,这位未来的圣门门主。

  摆宴。

  入座。

  座无虚席。

  几句开场白。

  舞女翩跹,鼓点响起。

  这接风洗尘的宴会就开场了。

  片刻后。

  夏极举起面前的青铜酒杯,微作摇晃,杯中酒光碎了,散发出冷冽的浓香。

  一股喝下就能飘红的感觉从心底生起。

  “恭贺圣子!”

  “恭贺圣子!”

  周围劝酒声嘈杂,人头攒动。

  这重山府巡查是第六站,还真是有趣,本以为和之前一样,平平常常,但却没想到有人敢给自己下毒?!

  好可怕啊。

  居然要毒死我。

  夏极皱了皱眉,目光扫过面前的一行劝酒的人,神色敏锐的注意到了节度使,他神色有些不自然。

  圣子扬声道:“喝了!”

  然后他一口饮下杯中之酒。

  周围传来许多饮酒的声音,夏极眯着眼又看到那重山府节度使舒了口气。

  心中默念:“以我所喝之酒兑换真气。”

  回应:“可兑换60年内力。”

  “确认兑换。”

  飘红...

  飘红了!

  【真气,+1+1+1+1~~~】

  熟悉的飘红。

  在这满是欢庆气氛的重山府万州城大酒楼中出现。

  一甲子内力,换做之前夏极会开心的要死,可现在,不过是他实力的一小部分。

  再看看状态。

  【夏极】

  【真气:2207单位】

  【真意:死亡,1单位】

  聊胜于无,只能说聊胜于无啊。

  但居然可兑换一甲子,这毒已是真正的奇毒了。

  “周节度使。”

  夏极忽的微笑着起身,“过来。”

  那文士打扮的人红光满面,哈哈笑了笑,道:“也是也是,老夫作为主人,实在不地道,早该来敬酒了,哈哈。”

  说着,周锻给自己倒了一杯,然后上前。

  他这一刻,脸上的开心简直完全不需要来伪装啊,因为圣子喝下酒,他已经完成了任务。

  等到大魏太子登基,他就是开国三公之一。

  好爽啊。

  圣子说“过来”两个字的时候,毫无尊重,可是周锻无所谓,没多久都快是死人了。

  他何必与一个死人计较什么呢?

  还是要多谢你能过来,多谢你能做我的踏脚石才对啊。

  等我当上了三公,我一定在你的忌日为你在月下洒一杯酒。

  “哈哈哈,圣子,请!”

  周锻走上前,双手捧杯,开心道:“老夫先干为敬。”

  夏极淡淡道:“慢。”

  周锻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夏极道:“你我换着喝,我这一杯酒刚刚还留了一小半。”

  周锻眼中闪过一瞬间的慌张,他才不会喝呢,鬼知道这毒有多凶。

  他灵机一动,露出不虞之色,怒道:“如此不合礼数吧?”

  两人本来就是这场宴会的中心人物。

  虽然空地上,舞女雪白的裸足踩踏着大鼓。

  踏踏踏,鼓点随着舞蹈而起,连人心都跟着蠢蠢欲动。

  彩带蹁跹,一丝一带飘逸如仙,美丽极了。

  酒宴桌席都是绕着这里而布置的。

  可尽管如此,这些舞女却不是中心。

  因为来这里参与聚会的众人都不是普通人,他们自然不会只顾着欣赏舞女的容颜,他们时时刻刻在注意着圣子,节度使,上师。

  见到这里起了纷争,一个个顿时都把目光投了过来。

  夏极压低声音道:“你不喝也行,说说看这酒里的东西是谁给你的?”

  周锻脸色大变,他只能一条路抵赖到底了,否则无论怎么都是个死。

  但是这时候,夏极忽的哈哈大笑起来,说了句“别紧张嘛”,然后站起身,将酒杯碰了碰这节度使的,然后一口饮尽。

  再次获得10年功力。

  飘红真是舒服啊。

  他不过是确认一下而已。

  至于能使得动节度使的,又偏偏对自己有着出手动机的人,除了太子还有谁?

  看来他利用柳品如设下的障眼法终于被识破了,而且太子还做出了这种反应。

  这反应...

  意思很简单。

  那就是不死不休。

  另一边,周节度使呆若木鸡,他不仅感受到了一种被识破的颓废,更是感受到一种在智商上被碾压的颓废。

  双重颓废啊,难受啊。

  他木然的把酒饮下,脸上面具却是有些难撑住了,深吸一口气,才挤出笑容,然后返回。

  不知为何,他心底隐隐有些不安。

  可是,太子给自己的毒药可是极其神异的返生神水。

  圣子喝下了,他铁定完蛋了。

  他不过是在故弄玄虚。

  想到这里,节度使又自信起来了,目光里充满了开心。

  厉鹰与寒蝉感受到了这里的情况,两人同时靠近,贴近了夏极。

  厉鹰问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寒蝉问:“主上,没关系吧?”

  夏极淡淡道:“回座。”

  两名随从相互看了一眼,寒蝉皱眉,冷哼一声,“死瞎子。”

  她平生最恨瞎子,那神算子就是个瞎子,而这位先自己一步成为随从的前辈似乎也喜欢做瞎子。

  所以寒蝉就憎恶上了他。

  没什么理由。

  就是恨,就是看不顺眼。

  厉鹰一脸懵逼。

  这位刀痴心里再次庆幸,幸好老子只喜欢刀,不喜欢女人。

  神经病啊你!

  酒过三巡,圣堂的第二阶段“挑战”又按部就班上了行程。

  酒桌环绕的三张供舞女表演的巨鼓撤去,留出了比武的空地。

  众人开始期待这个环节。

  不得不说,重山府年轻一辈还是有着真正天才的。

  一个相貌俊俏,长发披肩,看似柔柔弱弱的白衣少年走了上空地,他神色甚至有些病态的忧郁。

  抬手抱拳,看向圣子道:“重山府圣堂凌原请圣子赐教。”

  夏极并不起身,静静看着这白衣文弱少年,“你的刀如果能当着我的面拔出来,就算我输。”

  名为凌原的少年闻言一愣,随即脸上露出了忧郁的神色,他细声细气道:“那得罪了。”

  说完,他搭手在刀柄,压刀,握刀,拔刀,一气呵成,一种与文弱截然不同的残暴气息从他周身散发而出。

  夏极并不动,他给自己斟酒一杯,闭目静静饮下。

  凌原右手之上竟然青筋暴突。

  哧...哧...

  他手中的刀在鞘中艰难的摩擦着,艰难的拔出,但到达第三寸半的时候,他再也无法拔动了。

  凌原目瞪口呆地看向夏极身后。

  满堂宾客自然都听过圣堂这位小疯子的名头。

  忧郁,文弱,但战斗起来,却是又快又狠,他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。

  所以,他们更加不明白这位小疯子到底怎么了?

  明明那愚蠢的圣子说了“只要能拔出刀来,就算他输”,这小疯子为什么不拔。

  他是照顾圣子面子么?

  上师看不下去了,重重咳嗽了声,压着怒气的声音:“凌原!”

  文弱的少年好似被这一声惊醒了,发出吼叫,全身气血上涌,他竟然准备燃烧精血。

  夏极眼中一亮,骤然道:“够了!只是比试,不要动不动就拼命!”

  凌原身子一激灵,眼中戾色退去,看了看只拔出三寸半的刀,恭敬的鞠躬道:“凌原输了。”

  夏极淡淡道:“到我身后来吧,你是我第三个随从。”

  说完这些,身着黑金袍子的圣子侧头看向了节度使,他嘴唇翕动,一句话就以入秘的方式传递了过去。

  “告诉你身后的人,兵器是刀,权术也是刀,凌原在我面前拔不了刀,他来我面前,也一样。”

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