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我可能修的是假仙 > 邪魔之主 > 第四百零七章 天龙棋局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我可能修的是假仙] https://www.keydy.cn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一子落下,整个棋盘随之变换,白子自动飞起,在空中化身成一位持枪甲士朝着魔族弟子冲杀而去。顶点X23US

  “生死棋盘!”

  有人看见这一幕忍不住惊呼道,所谓生死棋盘,棋盘中定生死,下棋者亦是棋子,若在棋盘中身死便再难活过来。

  白棋所化的甲士枪若游龙,惊鸿一枪足以媲美真气九转的实力,仿佛要将天地都破开一个洞般。

  魔族弟子脸色微变,再次执起一颗黑棋,棋子化作一块盾牌,妄图抵挡下这致命的一击。

  “砰!”

  长枪与盾牌碰撞在一处,那散发着熠熠金光的盾牌顷刻间如钵纸般向四周炸裂开去,而携着余威的一枪径直撞在了魔族弟子的胸口上,那人瞬间倒飞了出去,如一条断了线的风筝,撞在石壁上吐了一口老血,径直昏了过去。

  “嘶!”

  全场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,望向那棋盘的眼神多了几分忌惮,要知道刚才那魔族之人可有真气八转的实力,竟然连落下第三子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“陈师兄,你如何看?”暮千山轻声问道,引得不少人默默竖起倾听。

  “这棋盘内有乾坤,有大能注入了机缘在里面,虽然没有人执棋,但与那位大能当面对弈并无两样,想要强行破局几乎不可能。”陈元轻声说道,引得不少人频频点头。

  当然,还有一句话他并未说出口,想要破此棋局除了棋艺独到外,还要对武学有很深的领悟。

  人生如棋,棋如人生,两棋对弈何尝不是两位武道强者的交手,对力量的掌握要做到恰到好处?。

  就在陈元与暮千山交流时,依次又有几个不信邪的天骄登台比试,但无一例外全部被轰了下来,相比于那位魔族子弟的生死不知,倒是好上了许多。

  而陈元始终没有登台的意思,仅是默默观看,心中暗自推演棋盘走向。

  在场诸人中棋艺高超则并不多,但是武道即是一通百通,心算能力远超普通人,所以就算是马上学习,也能在很短的时间融会贯通。

  “看,剑尘登台了!”

  随着一声惊呼打断了陈元的冥想,抬头望去,只见剑尘已经登台了。

  一袭白衣,手握三尺青锋,本就极为英俊的剑尘显得愈发出尘,像是一位下凡的嫡仙般。

  “天南剑宫,剑尘,天生剑体,号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,他也忍不住了。”陈元旁边一位弟子目光炙热,喃喃道。

  剑尘并未过多停留,凌空吸起一颗棋子一指,棋子刚落,整座棋盘径直便活了过来。

  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不再只是棋盘,而是一副远古的战场,两军对垒,各执黑白。

  只见白衣军中,一杆长矛从三军中冲出,发出压迫空气的闷响之声,径直朝剑尘袭来,似乎想要将他诛杀于此。

  剑尘不慌不忙落下一字,只见旁边的黑衣军瞬间凝聚成一柄三尺长剑,同样以势不可挡的气势朝长矛袭杀而去。

  一时间,整个棋盘上气冲斗牛,两军对垒,一时间竟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  剑尘周身凌厉的剑气弥漫,而白衣军则像一个缜密的军队机器,一点点绞杀黑衣军。

  终于在第七十手时,黑衣军被彻底绞杀,而在最后一子落下后,剑尘被轰出棋盘。

  剑尘单膝跪在地上,嘴角一抹猩红缓缓流出,脸色显得有些惨白,不过全场并无一人笑他,相比于前面的几人,能够坚持七十手已经颇为不易了。

  随后,又有数位与剑尘齐名的天骄纷纷登台,但不出意外全部都败下阵来了,都只坚持了六七十手被绞杀殆尽。

  一晃数日过去,时不时有人登台试炼,但下场只有一个,重伤下台。

  但这些人如同入了魔一般,数日的时间全然不顾身上的伤势如何,一股脑全盯着棋盘,剑尘等人也皆是如此。

  纵观全场,也只有陈元与普阳和尚未登台,就连暮千山也沉迷其中,难以自拔。

  “陈师兄,这棋盘甚是魔性,长久下去他们都会筋疲力尽而亡的。”普阳和尚凑到陈元旁边,忧心匆匆的说道。

  陈元轻轻点了点头,他也发现了这一点,别人**有多大他不好说,但暮千山能成为暮东流闭门弟子,心智自不必说,连他都变成这个样子,要说其中没有猫腻才有怪事了。

  “大师可有良策?”陈元忍不住问道,他自己的棋道多少斤两他自己一清二楚,已经决定不去试了。

  “破阵。”普阳和尚坚定的吐出两个字,显然这位地藏门的小和尚已经做好以身破阵的准备。

  “有几分把握?”陈元忍不住问道。

  普阳和尚轻轻摇了摇头,眼中露出一抹浅笑,说道:“佛说,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。小僧只想届时若是破了棋阵,请施主告诉众位施主,切莫再入阵法中。”

  “我会说的。”陈元轻轻点了点头,道了一句佛号算是对这位准备支身服死的和尚最后的尊重。

  普阳和尚双脚轻轻一蹬,以一种极为飘逸的身姿登上棋盘,手执黑子随意落下。

  普阳和尚名气与剑尘齐名,甚至因为地藏门鲜少出世的缘故还要强上许多,不少人已经抬起了脑袋,想要看这位佛门高僧如何破阵。

  但是当他们看见普阳和尚落棋的地方时,忍不住眉头一皱,眼中尽是不解之色。

  这一子简直是…粗鲁不堪,只要稍微懂棋之人都断不会这样下,简直就是自断生机。

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棋子落盘,整个棋盘再次活了过来,就连原本已经死去的黑棋子也活了过来。

  众人愣了愣,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只见那白子已经落下。

  普阳一心搅阵,当下根本不去管自己的棋子如何被绞杀,接连落下数子,皆与棋盘无关。

  随着普阳第五子落下,整个棋盘竟然气势一变,原本死气沉沉的黑棋竟然活了过来,大有一幅星火燎原之势。

  就连对普阳抱有必死之心的陈元也不由脸色一变,难道这家伙歪打正着还能破棋不成?

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