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我可能修的是假仙 > 我是这样的作者 > 第八十七章 下马威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我可能修的是假仙] https://www.keydy.cn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夫君到了地方,一定要与同僚打好关系,不可因身有爵位,就轻慢于人!”

    “我儿啊,到了地方,记得先去见过上官,言语要客气一些,但也不可失了咱们侯府的威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大清早,定襄侯府就颇为热闹。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,整个府邸上上下下就都忙碌起来,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这原因倒也简单——当代定襄侯李怀,要去衙门里上班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、娘子,我都记得了,不用如此郑重,这当差……”李怀面对这般局面,又看了看被整个动员起来的府中仆从,一阵无语,他很想说,自己又不是没上过班,但考虑到今生这个李怀,好像还真的没有上过班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被人担心也是正常的,尤其是李怀过去的性子,他换位思考了一下,这家人是要担心一下,万一自己一个兴起,把上官给怼了、给揍了,都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他顿时就理解了,这语气也平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老夫人刘氏又嘱咐了几句,在旁人的搀扶下回去了,留下来了魏如兮还在嘱托着。

    魏如兮说了几句后,又提醒道:“夫君莫忘了,再过几日要去父亲那边拜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记得,无需担忧。”李怀点点头,注意到魏如兮欲言又止的样子,便又追问,“怎么?还有旁事?”

    “无他,乃是琐碎之事,无需多言。”魏如兮这话说出,李怀就点点头,然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魏如兮看着李怀远去的背影,默默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候,彩环走过来低语道:“夫人,不将事与侯爷说吗?”

    魏如兮摇摇头道:“都是家中琐碎,没必要烦扰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人都欺负到您母亲头上了!”彩环一副气不过的样子,“就该让侯爷好好教训教训她们!”

    魏如兮神色微变,最后说道:“即便如此,也没有必要现在就说,还是让夫君先集中精力,应付衙门之事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著作局的衙门,并不难找。

    李怀虽然从未来过,但过去也曾听旁人提起过,再加上还有专门派来引路的差役,因此很快就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从马车上走下来,抬眼一看过去,哪怕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依旧被那简陋的门楣给惊住了——

    呈现在李怀面前的,是被层层青叶包裹起来的衙门大门,周遭僻静的环境,幽深的巷子,让这个地方有一种隐士之所的出尘气息。

    “但这里是个衙门啊!这也太清水了吧?”

    只是看了一眼,李怀便忍不住吐槽,因为眼前的这番布局,几乎就将“没有油水、也没有权力”这几个字,悬挂在门匾上了——

    当然,现在那门匾上悬挂的,还是“著作局”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边上,负责引路的那个差役刘金就解释道:“好叫侯爷得知,咱们这地方,确实是僻静了些,但正因如此,在此为学撰文,才会事半功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怀看了差役一眼,半晌无语,最后朝着周围打量了几下,又问道:“著作局不是属于秘书省之下吗?那秘书省,据我所知,与官家亲近,虽不能说是强权之所,至少也是实权之门,著作局在其麾下,怎么会被安排到这种地方,周围看着也没有其他衙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刘金一愣,然后说道,“侯爷,咱们著作局与秘书省,早就已经分家了,当初隶属于秘书省的时候,咱们这还叫著作曹,现在虽然上上下下有不少人仍旧这么叫咱们,可咱们衙门,已经独立出去,不复为秘书省所属了!”说着,他挺了挺胸膛,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。

    所以说,从实权部门的下属单位,忽然变成了独立的清水衙门,你到底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啊!

    李怀感到一阵无法理解,气氛顿时一阵尴尬,为了缓解这股气氛,他不由问道:“我听你这言谈举止,颇有章法,不知之前在什么地方任职?”

    “属下原是在国子监做差役,因自学苦读,长了学问,上官见我可堪造就,就提拔于我,于是调动来此!”他一副咱是文化人的模样,让李怀忍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只是转念一想,又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那国子监乃是朝廷用以管理教育的权力机构,连先前敢和勋贵子弟当面硬怼的太学生,其所属太学,也要归国子监管理,那是实实在在的关系未来的实权衙门,便是在里面当差的衙役、差役,能传话、探查消息、交好太学生,也是有诸多好处的。

    比之眼前的这个著作局,不知要强上多少了,这等调动,能被算是提拔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怀心念一动,不动声色的问道:“不知,刘金你在国子监时,都有何表现?”

    刘金一副自豪的模样:“属下从始至终,都是嫉恶如仇,眼睛里揉不得沙子,便是上官有过,都会直接指出,上官便是见我这般忠于职守,才十分欣赏,予以提拔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怀无声的点点头,抬头再看那被绿色叶子缠绕着的门匾,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皇帝一定是觉得我太累了,需要在这里好生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不过他转念一想,这样的地方,必然远离喧嚣,没有许多麻烦,或许可以安安静静的做一条咸鱼。

    带着这种期待,怀着平静的心情,他走进了衙门,随后就碰了个钉子,咸鱼境界宣告破碎。

    著作局之首,现任著作郎陆镜乃是一四十多岁的文士,留着五柳长须,身子瘦削,他的一双眼睛又细又长,微微上翘,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角色。

    果然,这边李怀刚刚见礼,那陆镜就拿出一叠文稿,放在面前的桌上,淡淡说道:“你这篇文稿,本官已经看过去了,是有些可取之处的,但用典和借喻有很多错漏之处,还有几处很是牵强附会,这些都要修改!你这文章不错,但要精益求精,不该自满!本官还是相信你的能力的!”

    李怀一愣,而刘金则主动过去,拿着文稿,捧着呈给了李怀。

    李怀接过来一看,认出是自己在长安文会上拿出的初稿,便道:“上官说的是,不过这些文稿,本就是匆忙书就,能抛砖引玉,得诸多大儒指点,实乃幸事,如今上官也看了,觉得有缺陷,正好指点一番,也好让我修润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事,与我无关,只管去改,明日午时之前拿过来给我过目!”陆镜说着,一甩袖子,离座而去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