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我可能修的是假仙 > 最强赘婿 > 156:一审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我可能修的是假仙] https://www.keydy.cn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她不顾忌,时峰可得顾忌,这女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,时峰很怕她的。

    这好不容易跟沈凝心在一块了,可不能因为安露引起什么误会来。

    沈凝心倒是不介意,知道安露小孩子家心性,也不跟她计较,还叫时峰多让着安露点。

    “让什么让啊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”安露的计谋失败了,也没了兴趣再跟他们纠缠下去,气呼呼回到安瑶的病床前。

    曹秀娥还在劝说安瑶主动找庞飞求和的事,都说了多少遍了,不累啊。

    “妈,你让我姐好好休息休息行不。行了行了,你跟爸都回去吧,这里有我跟姐夫照顾呢。”

    安露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安露了,什么话都不会憋在心里,现在的她学会了审时度势,学会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。姐妹二人相对无言,气氛总是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庞飞进来之后,安露反倒跟庞飞有说不完的话,牵扯到怎样照顾安瑶这件事,庞飞脱口而出,“我让静之跟我轮班照顾……”

    静之……

    庞飞猛然惊觉,好久没见着林静之了,这不应该啊。

    庞飞赶紧给林静之去了电话,电话却关机了。

    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,连个招呼都没打一声,他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安瑶不怪他,只是越发觉得自己和庞飞之间的复合变得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庞飞去了他跟林静之租住的酒店,房间里,属于林静之的东西都没了。什么都没留下,没有只言片语,没有任何的嘱托,就好像这个女人从来没在他的生命中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庞飞从未想过林静之离开,从未,他已经将林静之当成生命中的一部分了,像手、像皮肤、像心脏……

    他心痛,却也无可奈何,因为他知道林静之是不想给他和安瑶之间制造麻烦。

    那个傻女人总是什么事情都站在为别人考虑的角度,总是这般大公无私,曾经说好要好好照顾她,承诺还未曾实现,现在却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庞飞呆呆地在酒店里坐了好久好久,直到安露打来电话,询问他有没有事?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庞飞不愿意将那些事情告诉别人,林静之他会寻找,安家他也会回,安瑶现在身体十分虚弱,需要人照顾,自己终归是她名义上的丈夫,该承担起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罗亮被抓之后,罗家提起了诉讼,并且有那个冷面无情的女律师从中作梗,让事情变得很是棘手。

    安露这边在蓉城各大律师事务所都跑了,没有一个人敢接手这个案子,罗家的势力之恐怖,足以见得。

    最后没法子,在临省请了律师,不过那律师也说了,要想给罗亮判重罪是不可能的,除非他们能提供出罗亮贩卖毒品亦或者是有重大刑事过错的证据。

    “姐夫,过两天一审开庭,还需要咱们的人出庭作证,我想的是,我姐……我姐能不能不出庭?”

    到底是一家人,安露不得不为安瑶的名声考虑。

    且不管她接近罗亮的目的是什么,作为一个有妇之夫,她抛弃庞飞投身罗亮怀抱,这事情传出去了,肯定对安瑶的名声造成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有庞金川和沈凝心出庭作证已然够了,也不多安瑶一个,所以安露就想着跟庞飞商量商量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应该跟你姐商量。”

    安露喜出望外,这般说就是来试探庞飞的态度的,如今见庞飞这样说,她便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安露把自己的担忧跟安瑶说了,“庞叔叔那边和沈凝心那边都愿意出庭作证,你就不用担心了,安心在家好好养病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他们的证据只能证明罗亮伤过人,且连物证和监控录像都没有,根本对罗亮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的。我不一样,我有他犯罪的证据,知道他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,我必须要出庭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时候倒是大公无私了,可你有没有想过,这件事引起的轰动不小,现在很多媒体都在关注着这件事,他们根本不管最后的结果怎样,他们更关心的是这件事中的噱头,一旦你出庭,你立马就会被推向风口浪尖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怕,你现在一心只想绊倒罗亮弥补我姐夫,可你怎么不想一想,舆论的威力是很可怕的,你和我姐夫还怎么和好?”

    这些后果安瑶想过,但这不能成为她不出庭的理由。

    如果害怕,当初她就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劝我了,我一定要出庭!”

    安露不是不知道安瑶的性子,只怕自己磨破嘴皮子她也不会改变主意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她能做的,就是尽量保护安瑶不受到媒体的攻击和伤害。

    “小毛,你帮我联系几家有名的媒体杂志。”

    她要先下手为强,先把安瑶塑造成一个为丈夫、为人民的好形象,与此同时,她和小毛还在网上发布了很多关于安瑶舍命帮庞飞为人民的好形象,得到不少网友的支持,还曾一度上过热搜。

    一审开庭,庞金川、沈凝心和安瑶相继作为人证出席,在庞金川和沈凝心出庭的时候,对方的辩护律师一直是很淡定的样子,而等到安瑶出庭的时候,冷颜突然发起攻击,提出很多尖锐的问题。

    比如,安瑶作为一个有夫之妇,为何屡次三番和罗亮纠缠不清,这是不是可以说明安瑶本就是一个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女人?

    再比如,安瑶的酒楼屡次三番得到罗亮的帮助,这是不是可以说明安瑶其实是冲着罗亮的钱和权去的?

    总之,冷颜句句尖锐,每个问题都带有十足的攻击性,一时间将安瑶问的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事情明明不是那样的,可冷颜十分诡辩,总是偷换概念转移话题,不但成功为罗亮开脱,还将安瑶塑造成一个不守妇道的*。

    甚至,还将罗亮塑造成一个痴情种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你说的那样的。”

    旁听席中,安露气愤难耐,作势便要站起来,被庞飞拦住。

    在法庭上闹事,只会带来更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对方的辩护律师口才卓越,能言善辩,果然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官司能打到什么程度,谁也不好说,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是很不乐观的。

    法官在让罗亮陈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时,罗亮表现出一副诚心悔过的态度,说他不该吸毒,不该嗑药,而打人伤人的行为都是在吸食毒品之后做出的不受控制的行为。

    他说他还是很善良的,在枪口对着安瑶的脑袋时,他心底里那一丝丝善良被唤醒了,所以他最终没有瞄准安瑶的脑袋,而是打了空抢。

    他恳求法官给与他重新改过的机会,他愿意好好配合,洗心革面,做一个守法的好公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撒谎,你根本就是在撒谎……”安瑶情绪十分激动,当庭咆哮。

    自己做出那么大的牺牲,掌握了那么多的证据,怎么可能对方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把那些罪行全部掩盖过去?

    她恳请法官慎重考虑,像罗亮这样的人渣,不能放出去。

    这种行为惹的法官和陪审团们不太高兴,“原告证人,请注意你的言行。”

    一审判决,罗亮犯罪的项目中只有3项被当庭定罪,其余的,均以证据不足被驳回。

    三年,罗家再在背后捣鼓捣鼓,可能用不了三个月他就会被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判决很难让人信服,但在法律讲究证据面前,没有十足的证据,一切都是白费。

    原告一方个个神情低落,庞金川装了一个月的植物人,怕的是罗家在背后下黑手,沈凝心吓的不敢回水云间,安瑶忍辱负重,差点牺牲性命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却只换来罗亮三年的有期徒刑,这太不公平了,实在是太不公平了!

    没有人比庞飞更加不服从这样的判决了,可他面色平静,始终一句话也不说,很难让人猜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安露就在他旁边坐着,很担心庞飞,“姐夫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庞飞没说话,突然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安露想叫他,终究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现在有一个人比庞飞更加需要她关心——安瑶,她的姐姐。

    冷颜句句尖锐的提问,以及当庭斥责安瑶的不守妇道触犯法律的行为是可耻的,这一定给安瑶带来了很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姐,不要听那个疯女人瞎说,她就是在头换改变故意转移话题,你可千万别上当。”

    安瑶低着头没说话。

    安露将她轻轻抱住,看见安瑶这番样子实在心疼。

    曹秀娥和安建山也在宽慰她,让她不要胡思乱想,一家人从法院出来,突然很多闪光灯对着他们使劲地拍,媒体们蜂拥而上,将安瑶团团围住,有些话筒都快戳到安瑶的脸上了。

    “请问安小姐,你是因为丈夫不能满足你才去找的罗先生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罗先生经常带你出入高档场所,你是否是因为爱慕虚荣才接近罗先生的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爱慕罗先生,那为什么不和自己的丈夫离婚,请问你是因为喜欢偷的感觉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字字一句句,宛若重石一般,沉沉地压在安瑶身上。

    安露、曹秀娥和安建山拼命驱赶那些无良的记者,“滚,都滚开!”

    “请问您为何这么暴怒,是因为我们的问题让你们感到羞愧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全家都依靠安小姐,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们全家都是爱慕虚荣的?”

    不要听,安露捂着安瑶的耳朵,不让她去听那些。

    这些记者们太疯狂了,简直就不是人。

    后面跟着出来的庞金川、沈凝心和时峰等人见了这般场景,都过去帮忙,只是,他们越是帮忙那些记者们的问题越是尖锐,连带着其他人也不放过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