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我可能修的是假仙 > 盛妻凌人 > 第八十七章 半个唇印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我可能修的是假仙] https://www.keydy.cn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因为向雪无意间表现出来的关切,让卫哲东本来莫名烦躁的心情为之大好,不知不觉间,脸部的表情也柔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累了,就睡觉吧,怎么还坐在餐厅里?”

    向雪懊恼地看着眼前的教材:“果然感觉到困的时候,还是只能做做习题。因为这章内容有点难懂,所以我打算再看一遍书然后做题,结果就睡着了。不行,我一定得把书看完,今天的任务必须今天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早,才三点钟。”卫哲东提醒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已经是第二天啦!”向雪哀嚎,“我已经看了半章了,还有半章,很快就能看完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陪你。”卫哲东在她的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餐椅是单独的,两个人之间隔着两个扶手的位置,但向雪还是闻到了浓烈的酒味。

    “你喝了不少酒?”向雪诧异地问。

    算起来,他们已经相处了小半年的时间了,但还真没见过卫哲东喝酒。她还以为,他是不爱喝酒的。

    “和几个朋友小聚,免不了要多少喝一点儿。你放心,我没醉,先去冲个澡,洗一洗浑身的酒气,免得熏到你。”卫哲东失笑。

    主卧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,让向雪脸红耳赤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套大平层的公寓,但装修还是花了不少心思的。看起来并不奢华,可是细节处是卫哲东式的考究,隔音效果也不错。但显然,卫哲东是喝得有点多了,所以并没有关上主卧室的门,留下水流冲刷的声音,让向雪浮想连翩。

    卫哲东有点懊恼:“今天真是个装醉的好时机,应该可以借着酒劲做一点平时不会做的暧昧,哪怕不能突破最后的防线,但大饱手福眼福还是不在话下的。我这么实诚做什么!”

    平时的智计百出,遇到向雪就会失了方寸。也许,真的喝多了,所以脑袋有点迟钝,竟然拐不过弯来。

    他叹息了一声,氤氲的水气里,映出他完美修长的身躯。脖子的锁骨处,却有一点红印,竟然是一个口红印子!

    罗宋成找来的几个陪酒女郎,虽然打着玉女明星的标记,但动作之豪放,比之那些走艳星路子的,也不遑稍让。一不经意,就被偷了香窃了玉。

    自嘲地苦笑了一下,心里庆幸自己因为怕酒气熏人,惹向雪不快,所以才没有在餐厅就与向雪耳鬓厮磨。否则,向雪一定能看到这个鲜红的唇印,她会怎么想?

    虽然埋首书香,但向雪的视力却很好,虽然达不到二点零,但一点五的好视力,却能让她从卫哲东微敞的衣领里看到半个唇印。

    所以,听着水声,头一回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看来没有她的陪伴,他也有自己丰富精彩的生活。而他,只是想尽地主之谊,陪她穿越京城的繁华街道。可是她,却拒绝了他的陪伴,把他亲手推给了别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女朋友,还是情人?

    心里觉得苦涩,很快蔓延到了喉咙口。仿佛是卡了根鱼骨头,吃不下去也吐不出来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却连舌头都尝到了苦涩味道。

    原来,不知不觉间,她已经淡忘了陈焕青的伤害,因为卫哲东把她的生活和她的心,填充得太满。

    但他们之间,只有一纸婚约而已,甚至她还从来没有履行过身为妻子的责任。

    月华如水,毫不吝啬地把清辉洒进了餐厅,落在乳白色的瓷砖上,更显得洁净清透。这砖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,这样看起来竟有点莹莹如玉的样子。

    窗台上的一株米兰,透着浓郁的香气。花瓣却小如米粒,一点点地绽开,夹杂在绿叶丛中,又觉得分外的清新。

    都说时间是最好的金创药,哪怕伤得再重,都会慢慢地复原。当时哪怕泪流成河,这时候再想到陈焕青和艾妮儿,却仿佛只是看一场老电影,心里竟然掀不起太大的波澜。

    我真的爱陈焕青吗?她默默地问。除了亲眼目睹他与艾妮儿的订婚而痛彻心肺,她似乎从来没有注意过他此前逐渐冷淡自己的迹象。而半个嘴唇的印子,却让她的心乱得跟团乱麻似的,好半天都找不出线头来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什么啊……”向雪咬着唇,恨恨地拿起笔,在教材上重重地画上了一条波浪线。她就是因为这个知识点看不明白,所以才会忘记了自己的学习进度,竟然趴在餐桌上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书做题听课件,才是最近生活的主旋律啊,想什么有的没的呢!

    卫哲东把自己收拾干净,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,看到餐厅并不明亮的灯光下,那个娇小而苗条的身影,正在全神贯注地看书。嘴唇不断地翕动着,大概这个章节对于她来说有点难,所以眉头有些微蹙。

    月亮的光泽更柔和,在她的身上披上了一层柔白的清辉。如同一件纱衣,把她衬得如同如同被贬谪入凡世的仙子。

    发丝从她的颊边落下两缕,空气中流散的洗发水的味道,竟然让他觉得前所未有的清香。站在餐厅的入口,他竟然不想举步。只是这样看着她,就是一段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样没错啊!”向雪又看了一旁的草稿纸,疑惑地锁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遇到困难了?”卫哲东实在看不得她那副秀气的眉越皱越紧,终于迈步走了过去。顺手,还勾起了她颊边的一缕发。

    “啊,你洗完了?”向雪脸色欣喜,仿佛看到了救星似的。

    卫哲东简直受宠若惊,难道自己在她的心里有这么高的地位吗?

    向雪眨了眨黑白分明的眼睛,不好意思地说:“那个……如果你不是那么急着睡觉的话,能不能帮我看下这道题目?我明明是按照书上的例题做的,为什么连做了两遍,答案还是错的呢?你看,我的计算没有问题,会不会是我的理解错误?”

    原来是有事相求……就知道……

    卫哲东顺势坐到她的身侧,鼻端传来少女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