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我可能修的是假仙 > 妙手圣医 > 495.第495章暗标明标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我可能修的是假仙] https://www.keydy.cn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蔡琦来了!

    就在陈牧和秀儿谈到公盘玩法的时候,蔡琦来敲门了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,这是公盘的资料信息,你看看。”蔡琦拿着一个看上去很精美的小册子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这个团队,对外蔡琦是领头的,所以公盘那边的联系也都是蔡琦在应对。

    “叫侯先生……说多少遍了?”陈牧皱眉,一个陈先生一个陈先生的叫着,是怕别人不知道他姓陈是吧?

    “侯先生,是侯先生,不好意思,我习惯了……”蔡琦连忙改口,脸上满是讪讪之色。

    “多注意一下!”陈牧强调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是为了蔡琦好,万一被人知道他来了缅甸,特别是蛊虫组织和地狱组织,很有可能针对他采取行动,到时候波及到蔡琦的可能性就太大了。

    所以保持身份的保密性,也是为了蔡琦的安全所想。

    没办法,陈牧就是这么一个愿意为朋友着想人!

    “行了,蔡琦你来!公盘到底怎么玩的?你说说看。”秀儿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侯先生,侯小姐……你们,你们没关注一下公盘的信息吗?”蔡琦闻言愣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关注了还问你?”秀儿语气很冲。

    “不是看了毛料,然后直接买下吗?”陈牧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!完全不是!公盘有两种方式能买到毛料,第一种是暗标,第二种是明标!都是竞拍的方式!”蔡琦解释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牧和秀儿马上皱眉,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暗标什么是明标,但竞拍这两个字他们还是明白的!

    这代表着有很多人竞争啊!这成本不噌噌噌的往上涨了?

    “详细说说!”陈牧沉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!是这样的……”蔡琦详细的说了起来,他是个老油条,对这里的一切门清,先前他觉得陈牧答应来公盘了,以为陈牧明白这其中的道道,所以就没说,现在才知道,是他想当然了。

    陈牧听完了蔡琦的讲述,这才知道了公盘的一切流程,然后眉头就紧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按照蔡琦所说,暗标其实就是整块的毛料,没有任何切割过的毛料,而明标,全都是切割过并且已经见绿了的石料。

    所以这才有了暗和明的说法。

    相应的,暗标因为完全不知道毛料内部的情况,只能依靠经验判断,所以价格相比会比较低。

    而明标则恰恰相反,因为已经见绿,虽然也有垮掉的可能,但出翡翠的可能性比暗标更大,所以价格就更贵一些。

    想赌一把,想以小博大,自然是暗标为首选。

    而想要稳妥一点,那就直接选择明标好了。

    当然,明标也有风险,只是相对风险要相对小一些。

    当然了,甭管暗标和明标,都不是能直接买下来的!完全不是这样!

    整个公盘总共十天的时间,而前面三天,都是看标的时间。

    公盘这边给出一个底价,不管暗标和明标都是这样,然后你看中了暗标或者明标的哪块石料,直接写出你愿意给出的价格,投入标箱中。

    三天后,投标结束,标箱封存,将不会再有任何人可以更改标箱内的任何一封标书。

    而三天后,将会上午公布暗标的一部分中标毛料和中标人,下午则公布明标的一部分中标石料和中标人。

    然后这样的公布持续七天时间,至此公盘才会彻底结束。

    而只要公布了的中标人,有两种交付方式,第一种自然是全数付清,然后公盘这边会办理好一切手续,让这些石料顺利出境,第二种则是分期支付,但将不会马上把毛料拿到手中……

    支付方式不在陈牧的考虑范围之内,他需要的是翡翠,毛料必须尽快到手才行,要不然存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还是竞标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那种明面上的出价方式,但因为标箱是完全封闭的,相信任何投标人也不会泄露自己竞标的价格,那么,到底出多少价格合适,就需要你自己来考量了。

    蔡琦也说了,每一次公盘不管是暗标还是明标,都有相差一百欧元最终错失毛料、石料的事例。

    这让陈牧明白,除非他出的价格超出大部分人的心理底线,要不然,就算他确定了的毛料,也有可能被别人拿下。

    这个是他完全没想到的,这跟他确定了有翡翠,然后就买下来的方式相差太远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公盘暗标一万一千多块,明标四千多块,其中肯定不可能全都有翡翠,哪怕这是被精挑细选出来的毛料,比平常时候正常出货的毛料品质更高一些,但也有很多肯定没翡翠,我们的选择范围就更小了,一旦再有人竞争……哪怕我们有钱,也有可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毛料,除非出大价钱,但出的价钱太高的话,别人出价很低的话,那就亏了。”蔡琦继续解释的说道,这不仅仅涉及到赌石了,更涉及到跟众多同行的竞争甚至是心理战。

    陈牧揉了揉脑袋,现在不满意什么用也没有,人家本就是这么玩的,并且也一直都是这么玩的,只是你先前没去了解而已,怪得了谁?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玩法虽然对陈牧有了限制,却也并不是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按照陈牧那样的方式,也许还没等到找到更多蕴含翡翠的毛料,也许毛料就已经被别人买走了呢!

    要知道,能来公盘玩的,绝对不缺少冒险精神!

    而且,也不得不说,所谓的专家在判定上成功率其实比单纯的比拼运气还是更高一些的!

    也许,到时候会出现陈牧哪怕发现一块就买一块,也最终找不到足够的毛料把自己准备的资金全部花掉。

    而现在这样的方式,反而更有利于陈牧,只要把握好投标的价格,原则上,只要是他看好的毛料,都有可能全数拿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到底投标价格到底如何,这就很考验判断力了。

    “老蔡,只有前面三天可以投标是吧?”陈牧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蔡琦点点头,到底如何操作他现在需要听陈牧的,毕竟他非常清楚自己这一次的定位。

    “那好!明天我就去看料,然后等确定目标信息后再谈怎么投标!但是,你要清楚,我们的信息一旦泄露意味着什么!”陈牧目光森然。

    这次公盘毛料关乎到他后续很庞大的计划,绝对不容许出现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蔡琦打了个寒颤,认真的说道:“您放心,其它人不参与,我绝对不会泄露分毫信息!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